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综合资讯 > 正文

《故宫修文物》上海点映 治愈都市焦虑症

时间:2016-12-12
影片所呈现的故宫修复师的工匠精神让许多影迷尤其触动,导演萧寒坦言在拍摄中也得到很大治愈。

  娱乐讯 12月4日,由萧寒执导的电影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上海举行巡演,导演萧寒、文物修复师王津等出席了活动。影片所呈现的故宫修复师的工匠精神让许多影迷尤其触动,导演萧寒坦言在拍摄中也得到很大治愈,“那么多人那么急,我自己也很着急,也会焦虑。在看到王老师他们的时候,我觉得他们给了我最棒的答案,给了我帮助。”

  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剧集版于二月底在网上播出后,点击量超两百万,受到不少网友的喜爱。随后萧寒导演通过众筹的形式,最终拍摄成电影版在院线上映。当天上海观影现场非常火爆,不少影迷提前一个半小时就开始排队进场,对于一部纪录电影来说,确实是极少出现的盛况。谈到大电影和剧集的区别,导演萧寒表示,电影希望给观众更多空间,不是通过语言强行填鸭灌输,而是让观众可以用心去感受,直接和故宫修复师们发生化学反应,“电影版拿掉了旁白,更往前推进到大家的面前,而作为作者,我退后了一步。一路下来,都是我不断和媒体在谈‘不同’,我觉得观众的解读会更好,观众会和我说,我看剧集版感觉是看知识性、趣味性的东西,看电影感觉是读一篇充满情感的散文,它会到达我心里的那个情绪,会让我在音乐当中,在师傅的话语当中,在画面当中,甚至是最后的空镜——那个麻雀吃猫粮、蚂蚁爬过的时刻,会有一些淡淡的忧伤。这些都是我想要的。”

  当被问及在故宫拍摄会遇到什么限制和困难,萧寒表示限制一定是有的,“故宫是中国最严格的文保单位,所以限制是一定有的。我们的人员很精减,不可能有很大的团队进去。不能架灯,要最小程度干扰到他们的工作,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摄像和助理。我们都在屋外,尽可能让他们感受不到我们对整个生活的干扰。困难?我真的没有太大的感觉。最大的困难就是等故宫让我们拍,等了四年。”

  影片所呈现的故宫修复师的工匠精神让许多影迷尤其触动,萧寒也坦言自己也受到很大启发,“我一直想不明白,一直困惑于当下的社会,大家对于‘快’和‘慢’的理解。那么多人那么急,我自己也很着急,也会焦虑。在看到王老师他们的时候,我觉得他们给了我最棒的答案,给了我帮助。虽然现在没有完全治愈,但是我觉得得到了很多的改善,这是我最大的收获。”(谈谈/文)

(责编:Koyo)